新聞內容 /Trade News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
  •  
  • (轉載)方寸陀螺競顯英雄本色

    2014-6-27

        近日,據《解放軍報》報道,中國首次披露了制導系統核心激光陀螺研制過程。一篇記載三代國防科大人研發激光陀螺歷程的通訊《方寸陀螺競顯英雄本色》,引起了不小反響,中國國防部網、鳳凰網等許多網站相繼轉載。國防科大激光陀螺創新團隊三代科研人員前赴后繼,接力攻關,創造了世界激光陀螺技術領域里的“中國精度”,奏響了一曲自主創新、勇攀科技高峰的激昂樂章。我司是一個具有50多年歷史的軍工企業,一貫堅持科技興企的方針,在新品研發過程中,積極走自主研發與聯合研發相結合的道路,不斷加快科技創新步伐。其中,我司導航產品的研發就得到了國防科大的大力支持和幫助。公司黨委發出號召,廣大干部員工、科技人員要以國防科大激光陀螺創新團隊為榜樣,樹立敢為天下先的志向和信心,堅持愛國敬業,敢于擔當,勇于創新,迎難而上,攻堅克難,努力拼搏,實現公司新技術、新產品、新工藝的應用和開發取得突破性的進展,為國防現代化作出更大的貢獻。特轉載全文,以饗讀者。
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方寸陀螺競顯英雄本色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國防科大激光陀螺創新團隊科研攻關紀實
        戰爭年代,軍人為國,當馬革裹尸,血灑疆場。
        和平時期,軍人報國,該如何作為?   
        瞧,高伯龍院士走來了。每天清晨,他穿著黃膠鞋,踩著校園小徑走向實驗室,43年如一日,他攻關的腳步如時鐘一般精準。
        瞧,龍興武教授走來了。無論何時,他總是步履匆匆,充滿著激情和力量,即使身患癌癥后,他也沒有放慢自己的腳步。
        瞧,羅暉、張斌、黃云、金世龍走來了。無數個日夜攻關中,白發悄然爬上了這些昔日青春小伙的鬢角…… 





        這,是國防科大激光陀螺創新團隊三代人用43年執著堅持書寫的一份生動答卷——他們雖然沒有在訓練場上揮汗如雨,沒有在雪域高原站崗放哨,但他們的付出,絲毫不亞于在戰場上披肝瀝膽的共和國軍人。
        整整43年,他們不懈地創新攻關,創造了世界激光陀螺領域里的“中國精度”。該校一位90后新學員在網上發帖:“蒼茫神州大地,今日英雄何在?是他們——校園里,這一張張平凡而親切的臉龐!
        如今,追尋他們43年的創新足跡,宛如在聆聽一首嘹亮的軍歌。這首歌,是用軍人特有的忠誠填詞,用軍人的無私奉獻譜曲,用軍人的勇于拼搏歌唱。
        胸懷祖國 義無反顧
        “缺這缺那不能缺信心,別人能干我們也能干”
        夏日深夜,孤燈一盞。
        悶熱的實驗室里,兩條漢子,穿著背心短褲,聚神攻關。
        汗水在無聲中流淌,時針在寂靜中跳躍。黑暗中,一道紅色的激光突然出現,耀眼奪目……
        成功了!他們擊掌相慶,熱淚盈眶。
        回憶1984年與高伯龍院士一起成功研制激光陀螺實驗室樣機的情景,丁金星高工至今激動不已:“那是我人生中看到的最美麗的風景!
        當時,為了這一刻,國防科大激光陀螺團隊已在科研荒野中跋涉了15個年頭。
        上世紀60年代,美國研制出世界上第一臺激光陀螺實驗裝置。激光陀螺,被稱為慣性導航系統的“心臟”,是飛機、艦船、導彈等運動載體精確定位、導航制導的核心部件。
        科學家錢學森敏銳意識到這一新技術的重要性。1970年,他將激光陀螺的大致技術原理寫在兩張小紙片上,鄭重地交給了國防科大。
        激光陀螺雖小,卻集成了光、電、機、材料等諸多尖端技術。它不僅是一個全新的領域,更是一個世界性難題!熬彤敃r中國的科技條件,要完成這項任務,難度好比攀登珠峰!
        然而,“不干就可能給國家留下空白,將來必定受制于人!泵鎸液蛙婈犖磥戆l展需求,國防科大義無反顧地接受了任務——1971年,他們開始了艱難的探索之旅。
        白手起家,步步維艱。沒有實驗室,臨時改造了一間廢舊食堂;沒有試驗設備,他們在倉庫里找來廢舊儀器,修好了自己用;為了節省開支,高伯龍帶著大家,推著板車到建筑工地上撿大理石廢料做實驗……
        1年、2年、3年,國內許多科研單位先后知難而退,高伯龍帶領團隊鐵心堅持:“缺這缺那不能缺信心,別人能干我們也能干!
        4年、5年、6年,世界許多研制機構紛紛下馬該項目,高伯龍依舊沒有絲毫動搖:“核心關鍵技術買不來!再難我們也要堅持搞下去,必須對國家有個交代!
        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,有多難?只有走過,你才可能真正體會到底有多難——
        當時用手工打磨一個激光環形器上的小孔,就需要半個多月;一項關鍵技術難題,徘徊了一年多才找到解決方法;缺少激光高精度檢測設備,他們自己動手造……每走一步,都要使出“吃奶的勁”。
        創新需要智慧,有時更需要毅力——
        當年的夜班記錄本上,清晰地記載著他們“一個月加28天夜班”常態化攻關模式。一次,高伯龍和丁金星加班到凌晨一點半。走出實驗室,望著天上的月亮,倆人居然不約而同地說:“今天回去的真早!”
        一次,高伯龍連續做了十幾個小時試驗,回到家中腳腫得連襪子都脫不下來。愛人看了心疼得淚水在眼眶里打轉:“為啥就不能悠著點干?”他淡然一笑:“我們起步已經晚了,如果現在不抓緊,啥時能趕得上?”
        失敗、重來、再失敗、再重來……經過無數個不眠之夜的艱苦鏖戰,1994年11月8日,我國第一臺激光陀螺工程化樣機在他們手中誕生。這一消息,向全世界宣告:繼美、法、俄之后,我國成為世界上第四個能夠獨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國家。
        永不服輸 決不放棄
        “要想干成一件事,沒有點拼命精神哪能行”
        挪一步喘一口,額頭上虛汗直冒。
        這一刻,龍興武教授雙腿好似灌了鉛般沉重。從實驗室一樓到二樓,短短20級臺階,他整整“走”了5分鐘。
        當他出現在實驗室時,大家都驚住了——因為這一天,身患癌癥的他,做完手術才剛剛出院。
        大家勸他趕緊回去休息,他擺了擺手:“沒事,回去躺在床上心也閑不住,不如在這里待著踏實!
        時值某新型激光陀螺研制攻關的關鍵節點,他豈能不在“戰場”?
        這讓人垂淚的一幕,是龍興武教授過去20多年科研攻關的縮影。他常說:“要想干成一件事,沒有點拼命精神哪能行?”
        1997年,龍興武教授接過了攻關接力棒。作為創新團隊第二代領軍人,他肩負的使命——將激光陀螺工程化樣機實現批量化生產。實現不了批量化生產,激光陀螺就無法在部隊推廣使用。
        那時,千里之外的戰場上,美國“戰斧”巡航導彈尖銳的呼嘯聲,擂響了團隊成員心中的戰鼓:“我們必須快些再快些,讓我軍裝備能早一點用上自己生產的激光陀螺!
        將高科技濃縮的“工藝品”變成產品,這一挑戰的難度,常人是無法想象的。
        以超拋光工藝為例:激光陀螺加工的表面精度必須優于納米量級。這一精度,已接近世界上最高清晰度顯微鏡檢測的極限。
        而激光陀螺,就是諸多高精尖極限技術的組合。批量化生產,就是要將這些高精尖極限技術“固化”。
        科研是沒有硝煙的戰場。面對如山的困難,龍興武對團隊年輕人說:“作為軍人,戰場上‘對手’再強大,也決不能服輸!
        對他們來說,創新是意味著枯燥、艱辛的“動詞”——
        為了突破小型化、高精度技術,羅暉教授扎在一人多高的數據紙堆中,一干就是9個月;為了攻克度膜工藝難關,黃云教授大年三十都在實驗室加班,整整干了兩年;為了解決設備可靠性,張斌教授兩年干出了常人3年的工作量。他回憶說:“那時,整個人像著了魔,設備壞了睡覺都在想,深夜想出來了,穿上衣服就往實驗室跑……”
        對他們來說,創新是突破極限的“代名詞”——
        那年,某新型激光陀螺產品進行定型前的海試。從渤海灣到南海,試驗艦船要在風浪中航行半個多月。為了掌握第一手資料,龍興武教授不顧身體做過腫瘤手術,堅持上船。
        風浪中,龍興武教授在試驗中不僅突破了技術極限,也突破了自己身體的生理極限。部隊領導感動不已:“你們就是我們打勝仗的靠山!”
        一路“奔跑”,終于見到成功的曙光——2000年,首條激光陀螺生產線在他們手中建成,產品的精度和可靠性達到世界先進水平。
        名利如水 輕重自知
        “能為國家和民族做點事,這是個人的榮幸和幸!
        6月16日清晨,和往常一樣,高工丁金星提前一個小時來到實驗樓。
        打開試驗設備,他閉目“享受”一下那熟悉的機器運轉聲,然后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        年已八旬的丁老,至今仍堅持一周工作6天,風雨無阻。
        誰能想到,這位激光陀螺領域的工藝“大師”,在他43年科研生涯中,僅得過一次國家級獎項,還是二等獎。他的座駕,只是一輛價值6萬元的轎車。
        談及這樣,他淡淡地說:“能為國家和民族做點事,這是個人的榮幸和幸福!
        這樸實的話語,不僅是丁老的人生境界,也是整個激光陀螺創新團隊三代人的精神寫照。
        在過去43年的創新攻關中,團隊僅報過3次獎,平均10多年報一次。不是他們沒成果,也不是他們沒資格,只是他們在心中“不看重”。
        那年攻關太忙,忙得黃云教授在評副高職稱時,耽誤了英語考試。當時,有評委質疑:“沒考英語,怎么能評?”學院領導拋出的理由硬邦邦:“地方公司用500萬年薪挖他,他都沒走。你說該不該評?”就這樣,黃云被破格評為副教授,成就了一段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佳話。
        這些年,地方公司想用高薪挖的,豈止黃云教授一個人?
        面對金錢誘惑,團隊成員都是淡然處之:“我們是‘國家隊’,國家的需要就是自己的選擇!
        視名利淡如水,他們究竟看重什么呢?
        答案其實很簡單——創新成果能否轉化為戰斗力,部隊官兵們用起來好不好。在他們看來,“只要戰場打得響,不在乎獎不獎”。
        如今,團隊研制的激光陀螺已形成多種型號的批量生產能力,產品應用范圍覆蓋陸、海、空、天多個領域,有效提升了我軍戰斗力。
        龍興武教授說:“如今下部隊,官兵們豎起的大拇指,就是對我們付出汗水最好的回報!
        在國防科大,“天河樓”無人不知?蓡柶鸺す馔勇輰嶒灅,許多人未必知道。
        其實,激光陀螺實驗樓的位置,距離“天河樓”不到500米。
        在這座毫不起眼、外表破舊的三層小樓里,激光陀螺創新團隊已悄然奮戰了43年,F在、未來,他們仍將在這里攻關,踐行著對祖國的忠誠。
        43年,他們如此低調,人們眼中看到的,永遠是他們拼搏的背影。
        如今,他們享受這種低調:沒有掌聲,他們仍舊默默耕耘;沒有鮮花,他們依然全力拼搏。
        徜徉在實驗小樓里,看著這一張張不知疲倦的臉龐,記者腦海里跳出一句詩人的話:“個人生命的價值,將因為事業而不朽!

  •  
版權所有@1996-2014:九江中船儀表有限責任公司(四四一廠)
METART精品嫩模ASSPICS-韩国咬住奶头的乳三级-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-亚洲AV永久无码精品桃花岛